知識分享

書(shū)法培訓課堂怎么講隸書(shū)的由來(lái)?

  書(shū)法培訓中有一種字體叫隸書(shū),那么書(shū)法培訓的老師們在課堂上怎么講隸書(shū)的由來(lái)呢?隸書(shū)雖然早在秦始皇統一中國以前就已形成,始皇統一后實(shí)行“書(shū)同文”政策,命丞相李斯厘定“小篆”,完成文字偏旁化和線(xiàn)條化任務(wù),每個(gè)字筆畫(huà)固定,筆順也基本固定。但小篆仍未完全擺脫漢字象形遺意,字體各個(gè)偏旁均完全獨立,悠長(cháng)線(xiàn)條仍不便于書(shū)寫(xiě),僅限于紀功刻石、詔書(shū)等鄭重場(chǎng)合。當時(shí)由于軍事政務(wù)繁劇,便使早已形成的隸書(shū)得以廣泛傳播。

  其實(shí),各種字體的產(chǎn)生都具有社會(huì )及政治根源,是伴隨社會(huì )進(jìn)步產(chǎn)生和發(fā)展的。西漢前期因國家統一,農業(yè)、手工業(yè)、商業(yè)恢復,促成了文字書(shū)寫(xiě)的相應發(fā)展,不僅體勢變圓為方,筆畫(huà)也簡(jiǎn)化很多,但還是篆書(shū)向隸書(shū)過(guò)渡時(shí)期的書(shū)體,直至東漢隸書(shū)才達到成熟。筆畫(huà)趨向工整、波碟產(chǎn)生、點(diǎn)畫(huà)俯仰都是日漸演變的結果,也是隸書(shū)成熟的標志。尤其碑刻隸書(shū),不僅達到宣傳內容的作用,也起到碑石的裝飾效果,是漢隸藝術(shù)登峰造極的表現。

  傳世漢隸作品,以碑碣最為多見(jiàn)。有的原石已不存在,僅留拓本;有的全碑已損壞,只殘留部分字跡。比較完整的約有百余種。此外,近年大量墨跡出土,大多是竹木簡(jiǎn)牘帛書(shū),也有的書(shū)寫(xiě)在陶器上,用筆直率隨意,不加修飾,自然活潑。相比之下,碑碣石刻把秦以前隸書(shū)規整化,而墨跡正如秦以前隸書(shū)把篆書(shū)隨意化一樣,它們也把碑碣漢隸隨意化??梢?jiàn),場(chǎng)合和載體不一書(shū)寫(xiě)同種書(shū)體,會(huì )形成不同的審美境界。東漢初期隸書(shū),在繼承西漢隸書(shū)的基礎上,已開(kāi)始在技法表現上進(jìn)行完善,也是向“章草”演變的過(guò)程。結體自由、筆畫(huà)簡(jiǎn)化且連貫、用筆草率時(shí)有夸張,而工穩正規的墨跡隸書(shū)也開(kāi)始出現,如《甘谷漢簡(jiǎn)》。東漢晚期,即桓、靈二帝時(shí)期,雖然政治上黑暗腐敗,隸書(shū)卻以立碑頌德數量多著(zhù)稱(chēng),從而造就了隸書(shū)的全盛階段,不僅技法日臻成熟,對后世影響也最為深遠。

  兩漢隸書(shū)一脈相承。漢簡(jiǎn)墨跡直接反映當時(shí)的書(shū)寫(xiě)狀態(tài),用筆技巧不加修飾,以率真面目示人。西漢中晚期的一些隸書(shū)石刻也同樣具嚴家備這種特征。但由于石質(zhì)粗糙,刻工水平低劣,不能較真實(shí)地反映書(shū)寫(xiě)原貌,只見(jiàn)樸實(shí)不見(jiàn)精致,還不能代表正宗“八分”特征。東漢立石樹(shù)碑,意在彰顯已故者功德,供后人傳承和賞識,是有意為書(shū)的選擇,故對石質(zhì)選制、刻工技藝、書(shū)寫(xiě)者水平等皆很慎重。每一碑石都以光潔為佳,為了能真實(shí)反映墨跡筆意的原貌,這是當時(shí)刻碑原則。東漢摩崖隸書(shū),依石之勢和就山之便,刻工多為平民,對字跡略加整飭

  便大書(shū)刻鑿,筆畫(huà)樸實(shí)自然而有蒼茫氣象。

  總之,隸書(shū)起于戰國,解脫了漢字的繁冗,改造了文字書(shū)寫(xiě)體系,也推動(dòng)了文字書(shū)體的發(fā)展。它上承篆籀,下啟魏晉楷書(shū),復興于清代,如一座豐碑屹立于世人眼前。

主營(yíng):書(shū)法課程、教師培訓、書(shū)法培訓、課程授權、少兒硬筆書(shū)法、毛筆書(shū)法、書(shū)法教材、版權合作
Copyright ? 2018秉仁書(shū)院 版權所有 ?? ?京ICP備18010248號-2|網(wǎng)站地圖
合作郵箱:3433254688@qq.com? 總部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月壇西街6號院2號樓102室秉仁書(shū)院

友情鏈接:書(shū)法培訓加盟|書(shū)法培訓課程合作